开满丁香花的校园

春天到了,校园里星星般的丁香花缀满枝头,引得同学们下课老往丁香花坛跑,学校里到处都充满了香香的味道,所以大家称这所学校为“丁香花小学”。

今天丁香花小学来了一位新老师名叫李军。李军,看到这个名字,你可别以为这是位稳重严肃的中年教师。相反,这可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年轻班主任,还长着一张娃娃脸,看着还像个大男孩。

李老师还没来,消息已经在班上传开了。

“你们听我说,新来的班主任是一个年近40的‘地中海’,他带着一副两三百度的眼镜,整天都板着个脸。”一个小男孩绘声绘色地跟同学描述着。

说话的是六(1)班的淘气包张明,人送外号“小喇叭”。他可是个消息灵通的家伙,至于消息的准确性嘛……那可就说不准了。

“是吗?”“老师会不会对我们很严厉呀?”“……说不准吧……”班上的同学都七嘴八舌的谈论着,“地中海”老师已经成了大家想象中的班主任。只有班长王寒冰笑而不语。

“请问这里是六(1)班吗?”一个响亮的男声让大家停下了讨论。

“这位哥哥,请问您找谁呀?”班长王寒冰率先发言。

“应该是哪位同学的哥哥吧?”

“你怎么,你认识他吗?”

“不认识啊……”

同学们看着眼前这个陌生人悄悄地谈论着。

“呵呵,认识一下。”李军拿起粉笔,边说边写,“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李军。”说完,黑板上出现了两个显眼的白色大字。李军对着同学们笑了笑,摸摸了头发,接着说:“我头发还挺多的,暂时不会变成‘地中海’。”

“什么?新来的班主任竟然是眼前这个年轻的,笑盈盈的大哥哥!”大家都很吃惊,唯独班长王寒冰一副早已看穿真相的表情,幸灾乐祸地看着难堪的张明。

“班长!”尴尬的张明有些气鼓鼓地来问王寒冰,“你早就知道了,想看我出丑是吧!”

“谁又知道呢……”王寒冰一副“与我无关”的表情。

说完,王寒冰双手插在口袋里走了,只剩下张明一个人在原地呆若木鸡,等他回过神来,想去找老师解释一下,才发现李军早回办公室了。瞬间,张明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趴在座位上:“完了完了,老师肯定听到我说他的样子了……那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喽……该怎么收获老师的好感呢?……有了!”张明兴奋地从座位上跳起来,跑到了丁香花坛的旁边。

“嘿嘿,”张敏一边摘花一边傻乐,“李老师一定会喜欢我送他的花的……”

“张明,你在干什么!”王寒冰刚从厕所出来,就看见张明在花坛神神秘秘的,便大声喊道。

张明吓了一跳,“我……我”一转头,看见是王寒冰就把花藏在身后,“要你管啊!”张明还对早上的事很不服气,不然怎么沦落到要偷偷摘花讨老师欢心的地步。

“好!你随意摘花。”王寒冰看了看张明身后的几朵丁香花,“我要告诉老师!”

告老师!平时这几个字对张明来说可是很有用的。可是今天,张明不知怎的变得“硬气”起来,和王寒冰针锋相对。

“你早上还害我出丑!”

“你乱摘花还有理啦?!”

……

两人一直吵个没完没了。看到这幅情景,许多同学都过来围观了。有两位同学悄悄的去把老师叫来了。

李军老师大步走了过来,人群分开了一条道。老师看着眼前两个快打起来的人,都挺直胸膛,瞪着对方,像两只好斗的公鸡。

李老师笑了笑,摸了摸张明的头说:“说吧,你为什么要随意摘花呢?”

“我……我”张明结结巴巴地回答着,“我只是想把花送给你,留下一个好印象。但是讲他看见了,就说要告老师。我们俩就吵起来了。”

李老师看着面前恐慌不安的张明和理直气壮的王寒冰,思考片刻后对两人说:“张明,随意摘花是破坏公物,是错误的行为;王寒冰,你用告老师来‘威胁’同学,也不太妥当。作为一个班长,要用行动证明,要给同学做榜样,不能只是口头功夫。”

听完,两人都内疚地垂下了头。

李老师让王寒冰先回教室,然后和张明单独聊了一阵子,张明回教室后,惶恐不安不见了,满脸都是笑容。之后,李老师还把班上的宣传工作交给了张明,说这是“因材任职”。

从此,班上的“淘气包”张明已经不见了,反而多了一个尊敬师长,关心同学,积极向上的张明。但谁也不知道,李老师当时到底和张明说了什么。